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散文 > 抒情散文 > 抒情散文内容

忆(简)

来源: 一九文学网 发布时间: 2018-04-22 01:45:02 字体:[大][中][小]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友情提示:双击空白处可滚动龙8国际官网首页内容。
我爱苏州,因为在那一条条小河小巷中,在那不算高的山旁,那是我的青春,那是我的童年。 ——题记 苏州,一提到这个名字,很多很多人都会想到“鱼米之乡”、“人间天堂”之类的美称。而我从小在苏州长大,却没有小桥流水,绕指尽柔的感觉。在我眼中,苏州如所有平凡的地方一般朴素,一般平淡。 我生在苏州上方山旁的一个小村子,那个地方就是查遍资料也找不到它的名字。但我仍然记得,那时我问起我们村子的名字时,我的爷爷亲切地对我说“我们这叫顾塔里,至于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”他停顿了一下,抬手指了指旁边上方山上金光闪闪的大佛和大佛不远处的塔。又重新以溺爱的眼神俯下身来,“我们这里的人呢,世世代代都要照顾那座塔。”虽说现在这些幼时的事都因拆迁而散落风中,不知去处。我也不能再回到曾经的家,看看记忆中本该生机勃勃的小村子。但童年那些不舍得舍去的回忆仍是印在心头,在我每次小憩的时候重新浮现在脑海中。 在我还小的时候,那时每天闲着都比较无聊,村子离似乎近在眼前的城市有些距离,而村中那些小朋友又都比我还小。每天无所事事,怎么办呢?幸好那时自家造的房子里还有个后院,种着些菜,有两个小池塘。平时摘根黄瓜,钓钓龙虾的什么也混的过去。那时候,爷爷偶尔也会跟我讲讲他年轻的时候的故事。他年轻时当过兵,总跟我讲去过这儿,去过那儿。他虽然年纪大了,却总还会微微嘲笑我一番,“你看,你哪儿都没去过。”每当这时我总会说“你最后不还是回苏州了?”这时候,爷爷就会笑笑,抬起头来望望那蓝蓝的天:“毕竟,苏州是我的家啊。”他便重新走到一边,扛起锄头,走回家里。“走了!”我便匆匆跟上他的脚步。 我稍大了一些,就在横塘上幼儿园。如今当我读起“凌波不过横塘路,但目送,芳尘去。”的时候,有时还会暗叹“我当年怎就没遇到个芳尘呢?”,也许是那时还年幼,对此没有过多感叹吧。也正是在那个年纪,在我对苏州只有一点点了解的时候,我平日最想去的地方是观前街。去观前街干吗?一个字,吃。那时,我还不知道什么山塘街、平江路。我只是记得,在我跟着奶奶去烧香的时候,观前街,有吃的,人多。后来爷爷带我去观前街玄妙观里逛庙会,虽然这一切似乎都很平淡无奇,但在那时的我看来,这便是天一般大的乐趣。至今我仍然记得,逛庙会的那个晚上,爷爷给我买了一杯饮料,我们俩坐在路边的长椅上,盯着火上的烤全猪咽口水。那天我的记忆终止在爷爷和我坐在长椅上啃着手中的羊肉串。说起来惭愧,那时的我真确实和爷爷奶奶所说的一样“就知道吃”。 这一切虽已过去,但仍感觉就在眼前一般。没人再去过问那消失的小村子,也没人再去思考,庙会到底是从何时开始销声匿迹的。这一切,都如苏州的一条条小河,被淹没在城市中了。 但我还能缅怀一下这过去的种种。虽然我也不知道,它们会被遗忘在哪个角落。
1 23
本文热度: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
深度阅读